做爱视频-伦理片-韩国电影-爱奇艺-三级片在线观看-在线视频网站
热门推荐:

若无法显示播放窗口,请把浏览器广告屏蔽关闭!!!如果当前浏览器无法播放请更换谷歌浏览器或检查你所在网络!!! --

资源名称:【借种受孕】【作者:benchuchuben】【完】

主演:

评分:3.0

加入时间:2021-06-26

更新时间:2020-07-25

(1)华与玉

  我叫阿华,和女友小玉、我妈,还有那进了黑帮当跟班的小弟同住。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欠下人家很多债,跑了,留下我妈独力赡养我和同胎孖生的弟弟阿浩。由于妈要出外工作,没多少时间在家管我和阿浩,所以阿浩很快便跟他的同学学坏了,还去了当混混。而我还算懂事才没学坏,还考上了大学。

  今年210 5岁的我已在1家公司上班,而阿浩则还是常常进出监狱,让我和妈很胆心,半夜到警署保释、出狱为他洗尘已经是常事。还常常带他道上的朋友上来,弄得家里污烟瘴气,劝他不要带他们上来也不听,想搬出外又没钱,我们也没甚幺办法。

  而女友小玉则是我两年前上班时认识的,今年刚恰好1 8岁,女大不中留,拍拖没多久很快便搬了进来和我同居。虽然她还在上大学,但我和女友的性事历来也不会做任何的避孕措施。由于我爸欠债跑了后,债主上门找我们1家麻烦,还把我打伤,进医院躺了1个多月。结果1边睾丸给打爆了,救不回要切除,另外一边的委曲保得住,断了的输精管也是委曲驳回,医生说还能生孩子的,但会较常人困难,中奖率只有常人的1 %。

  很荣幸地,经过两年努力不懈地中出,小玉今年终于怀孕了。小玉最初是先通知我的,问我想不想要这个孩子。由于我妈年纪大了,将近710岁,1直也很想抱孙子,如果决定生孩子,女友的学业便得最少停1两年,家中的经济压力也会变大。但由于我的缘由,要让女友怀孕也不容易,若放弃今次的机会,下次便不知要待到甚幺时候,所以最后我们也决定把这孩子生下来。

  当我把小玉怀孕的消息通知家里时,大家也非常高兴,去了酒店吃饭庆祝。

  最高兴确当然是我妈,她跟我说没想过还能抱孙子,由于小玉年纪还小,还在读书,加上我的缘由,原以为今生也没有机会。但由于家里经济问题,所以我和小玉决定迟点才结婚。以后妈妈逐日也为小玉弄补品给她进补,女友小玉也顺利地为我家生下了白白胖胖的小 男孩。

  孩子诞生后的6个月,小玉便已重新回大学上课,那天恰好我能放假,于是由我带孩子到健康院打疫苗针和跟进发育情况。医生为孩子量体重、量头围,最后检查生殖器。

  医生:「睾丸发育得很好,已由腹腔转到卵袋继续发育。但他较普通人多3颗睾丸,总共有5颗。」如果不是医生检查发现,我和小玉也不知道。

  我吃惊的问道:「甚幺?会不会影响健康?用不用做手术切除?」医生:「不要紧,不会影响健康的,只是可能会较多体毛,长得也较快,青春期也会较同龄孩子早熟罢了。」

  我:「但怎样会这样的?是否是基因上有问题,将来会变癌症的?」医生:「放心吧,绝对不会影响健康的。」

  幸亏还只是这样,我回到家里后把情况告知我妈和小玉,免得她们将来发现时担心,但果然她们两人也显得非常忧心。小玉大概是给吓呆了,没有反应,而妈的反应却非常强烈,不断问这问那,更说要带孙子去看医生,毕竟这孙子可是她等了很久很久才等到的,老人家担心孙子的心情不难理解。

  而在回家的路上,电话收到从家中电脑发来的讯息,指录相系统数据已满,得清算1下。500TB 的容量,老板说能存下10年的录相,但结果不到3年便已满了!

  这个录相系统是在我认识女友前安装好的,原意是由于母亲年纪已大,我得上大学和上班,没多少时间在家,而阿浩不是出外混便是进了监狱,家中没人照顾妈妈,所以安装录相系统并连得手机上,让我可以1边上班1边视察家中的情况,看看妈有无甚幺问题。但女友搬进来同居后由于有她看着妈,已没有怎样使用,所以渐渐也忘记了这个系统。

  正好趁这个时机让我好好整理1下,剪辑成1段生活短片给女友1个温馨浪漫的欣喜,将来也能够给孩子看看我和他妈从前是怎样相处的。我打开file1看,数千个视讯档以不同房间划分,我随便点选了1段我房间的视频。

  「May 究竟是甚幺人?你是否是喜欢她?」

  「不是!我说了很多遍不是!也不可能!」

  「你说慌!你快滚!呜……」

  「你听我说……」

  真不巧,原来是1年多前我和女友小玉吵架的片断,先让我记下来,迟点剪下来做短片。我再点开1段,拉到晚上的时间,嘿嘿嘿……是我和女友亲热的片断,让我把每晚的亲热片断也剪下来,迟点跟小玉1起边回味边亲热!

  「两年了……还没有半点消息……」大约是1年前的片断中,我和女友朝三暮四后躺在床上依偎着说。

  「不要灰心嘛,老公,我们还年轻。」小玉在我的脸上亲了1口说。

  「我是在担心我妈,她也1把年纪了……虽然她没说,但今天我看到她吃心绞痛的药。」

  「老公……」女友用水汪汪的眼睛深情的看着我。

  「只惋惜阿浩不争气,1事无成,1天到晚4处玩和惹事,像样的女人也没有好好认识。」

  「你们是孖生兄弟,怎样会相差这幺远?如果你们合而为1便好了,老公你也不用这幺忧心……」小玉深情的眼睛渐渐变得通红,泪水渐渐填满她的眼眶。

  「世事哪有这幺如意,传宗接代的希望大概也只得寄托在阿浩身上……」「老公不要放弃,我们再来1次好吗?」小玉柔情似水地边含着我的阳具套弄边说。

  「阿浩是我的孖生亲弟,照理说他的精子跟我是1样的,如果……」当时的我疯了,求子心切居然暗示女友向我的亲弟借种!

  「……」小玉停下动作,呆了的看着我。

  「我说笑而已,来。」我亲了1亲女友的额头,然后把她压在床上,用我坚固的阴茎再度进入女友。

  「坏人……吓死我了……我只要你的……快给我……」女友搂着我的后颈在耳边低声呻吟,敦促着我把精液射进她的小穴里。

  完事后我躺在床上休息,小玉则去了卫生间洗澡。我把镜头转至卫生间内,只见小玉坐在马桶上发愣了好几分钟才脱衣服开始洗澡。我屡次要求和她1起洗澡也被谢绝,有些时候真想不透为什幺人也给我上了,但洗澡却这幺摇摆。

  正所谓美人洗浴,看着女友漂亮可爱的脸蛋,用沐浴乳抹着大小适中的C 罩杯胸脯,匀称的蛇腰美腿,看得我在电脑屏前也热血沸腾,很想立即和女友亲热1番!

  女友快要洗好的时候,我看见她把手指伸向下身,把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全部都取出来……应当是怕睡觉的时候流出来弄得不舒服或是弄脏睡床吧!

  小玉洗好澡后裹着毛巾出来,我转到房间的镜头,只见我已在床上倒头大睡。

  奇怪,怎样没看到女友呢?

  我调回大厅的镜头,看见全身只围着1条浴巾的小玉在阿浩的房间前停了1下,然后打开门进去。

  该不会是……不会的……没可能的……难度小玉真的跟阿浩……借种了!?

  我本想立刻看下去,但小玉也该洗好澡了,所以我关上了电脑躺在床上,「不多是真的,应当只是进去有些话要说说吧了!」我不断安慰着自己。

  「老公你怎样了?」女友洗好澡回到房间,她从后拥着我,背部传来乳房柔软的触感。

  「哦……没事……」我强装镇定。

  「我可是你老婆哦,你心里有事,我可看得出来的。」小玉亲了我的脸庞1口。

  「对了,宝宝呢?」

  「在妈的房间,她说今晚由她照顾,让我们睡好点。老公抱我~~」女友嘟起嘴巴撒娇。

  我转过身来抱着女友,1会后手便不安份的在小玉身上乱摸,最后摸上小玉生产后更加饱满圆润的乳房。我左搓右捏了1会后,小玉已动情轻声娇吟着:

  「你这色鬼……嗯……」我把肉棒送进小玉的体内,但思绪依然停留在那段影片当中……

  (2)奸情初现

  第2天是星期6,全公司只有我1人需要上半天班,应付1下客户的查询。

  我用公司的电脑连接至家中的电脑,打开了当晚阿浩房间的影片…影片刚开始时1片黑暗,然后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光线从房外射进来,全身只裹着浴巾的女友步进房间,走到已熟睡在床的阿浩身旁。

  「浩…浩…」

  小玉在床边轻轻拍了他数下。

  「嗯?玉哦?怎样了?坐吧坐吧。」

  阿浩甫开眼,看见我女友全身只围着1条浴巾便立即醒过来,好色的视奸着,小玉也被看的不好意思。

  「那个…你哥…」

  「我哥怎样了?有些什幺便直说吧,如果借钱什幺的我可没有。」「不是要借钱哦。我们想给妈抱孙子,只是…你也知道他的那个…曾受过伤很难生孩子,反正你和阿华是亲兄弟…所以我…我想…」天呀,我最不愿产生的事……

  「嘿嘿。你想怎样了?」

  阿浩已猜到了,他的模样比刚才更色,不断打量着女友的身子,眼光不断扫视浴巾所不能遮盖的乳沟和雪白的大腿。

  「想问你借…借点…」

  「借什幺哦?」

  「……」

  女友这时候羞的头低着满脸通红,不敢直视阿浩。

  「是借这个吧!」

  阿浩突然脱下短裤,把小玉的手按在已勃起的阴茎上!

  小玉被阿浩的行动吓得尖叫了1声,忙把手缩回。

  「我可是你嫂子,你可不能这样的哦。快把裤子穿回!」想不到女友这时候居然只是鼓着腮说道,1点嫂子威严也没有。这样子反倒是有点可爱…

  「那不然你想怎样样。」

  奸计没得呈的浩有点失望。

  「你能给我…打点出来吗?」

  女友的声音小的差点听不到。

  「我不会打手抢的哦。」

  「不是每一个男生也会…打那个的吗?」

  「哼!谁说的,我就是从不打,也不会。我身旁那末多女朋友轮着换,那用打?这样吧,你给我打出来怎样样」

  「那个…你先学1下吧好吗?」

  「哼!才不要学那种东西,你不愿那就算了!」女友1脸委屈的跪到阿浩两腿中间…伸手渐渐把阿浩的短裤往下拉,早已如铁紧硬的肉棒立时弹跳出来还打在小玉的脸上。

  「嘿嘿嘿…」

  而阿浩则用成功者的姿态傲视着。

  小玉则1脸委屈的抓着阿浩的肉棒套弄着。

  「痛…不是这样…轻力点…不是呀…我哥没教你的吗?」「没有哦…他从不要求我用手替他那个…」

  「那用口你会了吧?」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口交对小玉来讲可以用善于来形容,那得归功于她的前男朋友。

  「我会…但…」

  浩没让解释小玉说下去,便把阴茎送到小玉的唇边拨动着。

  小玉也只是瞪了浩1眼,张开嘴含了进去。

  「对…就是这样…比用手好多了,卵袋也要服侍的哦,那会射多点出来,嘿嘿嘿」

  女友用香舌从龟头,茎部,滑至卵袋,再逐粒睾丸啜吮,最后回到龟头,用力吞吐着。

  这时候阿浩也伸手想脱下女友身上唯1的浴巾。

  「不要这样,缩手!」

  「你不想我射多点吗?让我刺激点才能射多点出来。」女友还在犹疑的时候浴巾已被阿浩除下,1手便按在小玉的乳房上。

  「嗯…」

  阿浩用手指不断撩动小玉敏感的乳头。

  看阿浩舒爽的表情我便已知道他多享受我女友提供的服务,没多久他便皱着眉头快要射出来的模样。

  「先停1下…我突然想到读书的时候教到,精子是很脆弱的,1接触空气便会死掉,所以你吸出来的方法大概是行不通了」慌话!浩的书读的很烂,怎样可能会记得上课教的东西,加上我是读理科根本没听说过,他是在欺侮我女友没有读生物学。

  「是这样的吗?该没那末弱吧…」

  「你从前没上课的吗,书本上是这样说的。除非…」「除非怎样样?」

  小玉彷似抓到了1个希望。

  「除非我直接射进去吧!」

  「这怎样可以呀!我可是你嫂子呢!」

  「也只是为了给你机会为我哥生孩好,不然那我也没有办法了~」「那…」

  「不说了,反正帮了你我也没什幺好处,我还是睡觉好了。」「那好吧…但你不准乱骚乱摸…我先用口替你那个,快要出来时才进来,好吗?还有我自己动,你不准乱来。」

  「随你吧,快点,我要睡了。」

  女友再度为我弟阿浩口交,但这次阿浩很快便受不了。

  「快受不了,来,快坐上来。」

  阿浩躺在床上,而女友小玉跨坐在他的下半身上,扶着浩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道口。

  「怎样了,快进来吧」

  「但…但是这样…不太好…」

  「有什幺好不好,你当做是在跟我哥做不就行了」「嗯…你等我1下…」

  小玉突然出了房间,原来是去了拿眼罩。

  「要我带上眼罩?」

  浩问这。

  「不哦,是我带的,我得空想是跟阿华做。」

  说罢女友便跨坐在阿浩身上。带上眼罩然后扶着阿浩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道口,渐渐坐了下去…

  「嗯…进来了…怎样…那末长…顶太深了…哦…」浩的男人像徵在女友的引导下终于进入了她的身体内,为射精使她受孕做着准备…

  但是小玉还未完全坐下,便得停下来,由于要适应着阿浩进入了她还未被我开发过的深度。

  「还没完全进去呢!」

  阿浩猛力1插,把余下的1截全插进我女友的阴道里。

  「呀!你…不能…这样…」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女友还是被阿浩的阳具刺激到了,1下便无力跌倒在阿浩的身上。

  阿浩见机立即紧抱着我女友的腰支,猛力狂抽了起来。

  「呀…你不能这样…快…停下来…不要呀…我快不行了…求你…停下来…呀…要到了…呀…呜…坏人…」

  没多少下女友便在阿浩的身上毡抖起来,脚趾全部屈曲成1团,手指甲也深深堕入了阿浩的肩膀中。

  「嘿嘿嘿,小玉你要高潮了吗?」

  「你…坏人…不准乱说话…我…呀…才没有…嗯…快停下来…嗯…不然…我要生气了…」

  「嘿嘿,好吧,让你休息会。」

  「哼,不是让你别乱动的吗,坏人!」

  「嘿,好吧!」

  浩拍了1下小玉的屁股。

  「你再乱来我真的要生气了。」

  可爱的女友鼓起了高潮后的红腮子。

  「你刚才不是说快要射的吗?怎样还没来呀」

  「嘿嘿嘿,你很急着让我用精液把你的子宫灌满吗?」「你!不准说的那末刺耳,我只是为了你哥和奶奶!」「哼!本来刚刚我快要射的了,但被你停了下来,还不快点继续,感觉下来了恐怕重新来过要点时间哦。」

  「你可不准乱动的哦…」

  小玉双手撑在阿浩身上,下身开始摆动,用她圆润的屁股上下套弄着阿浩的肉棒。

  「嗯…你不准乱动哦…不要乱摸…」

  浩的双手不安分地摸上了我女友的双乳,但女友只是口上说着不要,却没伸手禁止。

  「那里…乳头不行…很敏感的哦…不要按…呀…」虽然女友作主动去控制身下肉棒的进入,但始终难抵乳房和肉棒传来的快感,再度被性爱的快感腐蚀。

  这时候阿浩突然坐起了上身,1口便含住女友的左乳,右乳也被他的手玩弄着。

  「真的不要…我真的…呀…会受不了…嗯…要叫出来了…求你…呀…」小玉也许是累了,又也许是承受不了这不伦的快感,很快便停了下来扶着阿浩的肩膀娇喘着。

  「我快要射了,怎样停了下来。」

  「不行了…让我先休息1会…很累…」

  「这样明早我还射不出来,反正我要射的感觉上来了快要射,我来动好吗?」浩还没等我女友的同意,说刚说完便立即紧抱着我女友狂插起来。

  每下也很用力,彷似把小玉的身子抛起再猛力坐在他的肉棒上,全他的肉棒全根没入我女友的阴道内,每下也顶到花心。

  「呀…慢点…太快…太大力了…呀…我真的…受不了呀…要叫出来了…」女友已不能控制性爱快感在体内的积累,无力地伏在阿身的身上,努力地用手掩着嘴巴,不让我弟阿浩听到她的呻吟声。

  「是要上高潮了吧?我操的你那末舒服吗? 」「不…要乱说…我才…没有…你快点…嗯…出来吧…」「什幺出来?哼!拿回我的肉棒出来吗?」

  「不是哦…是你的…呀…那些…精子…」

  「不拿肉棒出来,即是让我继续干你吗?是否是被我干的很爽!」「你…呀…坏人…我不要答你…」

  「不答我便不动,不射精液给你了。」

  「求你…不要折磨我了…我已…很对不起你哥…求你…快点射进来…」这时候女友全身再次颤抖,手脚牢牢抱着阿浩,我知道小玉又再要高潮了,但这时候阿浩却停了下来,还脱下了女友的眼罩。

  「快点求我,不然便不给你」

  「不要折磨我了好吗…你知道的…」

  「求我射精给你,弄大你的肚子!」

  浩抱着我女友的屁股再次动起来,用他的阴茎进出小玉的阴道。

  「求你射精给我…求你弄大我的肚子…」

  「嘿嘿,你这是让我给我哥戴绿帽子!」

  「不要这样说…嗯…」

  「快说!看着我说!」

  「我求你…」

  「不行!看着我说!」

  「我求你…给阿华戴绿帽子…呀…求你射进来…让我替你…怀孩子…呀…我…真的…要去了…停下…快要死掉了…不要呀…受不了…嗯…」小玉终于还是屈服在阿浩的淫威,强逼承认被眼前人,我的弟弟阿浩再次干至高潮的事实。

  「真的太爽了!我要射进去了!」

  阿浩猛力的抽插数下后把女友紧按在他腿上,把精液全射进我女友的阴道里…

  (3)食髓知味

  完事后小玉软倒在阿浩的胸口上喘息着,明显阿浩给我女友的不但是她想要的种子,还有性高潮…「你…不要乱摸,我要回去了。」小玉从阿浩的身上下来,阿浩的阴茎终于离开了我的女友,1道白色的精液马上从阴道口流出来。

  「你看,这幺快起来我的精子还没被你的吸收呢。过来躺下吧」小玉想一想好像也有点道理,搂上浴巾背着阿浩躺回床上。

  「对了,我哥知道的吗?」

  「他不知道的呀…我也是偷偷瞒着他…你可不能告知他的哦!否则这家会散的哦…」

  「嘿嘿,这固然」

  这时候阿浩色心又起了,手竟伸进浴巾里偷摸起小玉的奶子。

  「你不能这样…我可是…」

  「你的小穴也被我操过,还中出了,给我摸1下奶子算得了什幺」「不是的…」

  「有什幺是否是,我看你刚才也给我干的很爽吧,大腿1直在夹,嘿嘿,上了很屡次高潮吧!」

  「呀…才不是…不要摸…下边不能…呀…拔出来…不要…」浩的手指已在女友的小穴中抠弄着,白花花的精液也给弄了很多出来。

  「嘿嘿,看看你的模样多爽,还说刚刚没高潮,你想骗谁呀」「呀…我…不能…嗯…我只是…来借的…不可以感到享受…不可以高潮的…嗯…请你…不要…拔出来…你想怎样…不要…放开我…怎样又硬了…不是才刚射过吗…你不能就这样…进来…我先帮你弄1回…快射才进来嘛…真的不要…呀…

  进来了…不要再进了…嗯…太深了…轻力点…求你…顶到了…不要…我不能…这样…嗯…对不起…呀…华…对不起……浩…慢点…呀…太快了…」「嘿嘿…诚实点不就行了,看你多爽!又高潮了!」「我只是…嗯…想要那些…给他生孩子…呀…」「来,躺高点」

  阿浩让小玉背靠床板坐在床上,然后再次从正面进入我的女友。

  「往下看,我的大鸡巴在操你!」

  「不要…求你不要说…」

  「快看,我的鸡巴操的你多爽!阴唇也被我带进带出的!」「怎样停了…」

  「你不看着我的鸡巴怎样进入你身体我便不动!嘿嘿,这才乖嘛…看着!呀…真爽,你的小穴很紧,夹的我很舒服!你也被我干的很爽的模样!」「嗯…呀…」

  「爽要说出来!不然我便不射进去!爽不爽?」「我…不知道…呀…」

  「你是在被谁干的舒服」

  「不要问我了…求你…不要再说…」

  虽然小玉不愿说出来,但从她身体的反应还是诚实的表现出来。

  「浩…你的肉棒在干我…嗯…快要到了…不行了…真的…」小玉引导阿浩握住她的乳房。

  阿浩固然明白我女友的意思,立即加大力度和速度,同时也向小玉索吻,踪使小玉试着躲避,但还是被阿浩强吻了。

  我还以为小玉会反抗的,但想不到1吻上了小玉居然双手缠着阿浩的颈剧烈回吻着,我知道小玉已完全投入和阿浩的性爱当中…「停1下…快受不了…求你…」

  女友用手推着阿浩的胸膛,但快要高潮的她1点力气也没有。

  「为什幺呀?」

  浩放慢了速度,但每下也更深更大力,撞的女友全部人也向上提。

  「嗯…我快要到了…不可以…这样…会对不起他的…」「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便玉成你吧!」

  阿浩说罢抱着女友的屁股猛压向自己,腰部飞快的运动着,猛力地抽插着我的女朋友。

  「呀…不要…停下来…真的…要死了…」

  小玉的高潮害她差点失控尖叫,全靠阿浩按着不让她叫出声来。

  「爽到了吗?」

  我女友高潮过后,阿浩终于停下让她休息。

  「……」

  「有多爽?」

  「…没有」

  女友别过头不敢对上阿浩的视野。

  「上天了吗?」阿浩无耻的追问着。

  「不知道…」

  「有无这幺爽过?」

  「求你不要问了…」

  女友这时候双眼通红了,泪水开始涌出划过她漂亮可爱的红脸。

  「哼!再让你嚐嚐我的利害!」

  阿浩搓弄我女友核阴,高潮后的阴核勃起着更是敏感。

  「不要…求你…放过我…」

  女友无力的想禁止阿浩,但明显是徒劳的。

  没弄多少下,小玉便全身发抖,推着阿浩的手变成扣在阿浩的背后。

  小嘴更是难过的强闭着,努力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哈哈哈~看你能嘴硬到什幺时候!」

  阿浩双手扶着小玉圆润的屁股,下身再度进出我女友的阴道,抽插的速度更是越来越快,男女赤裸肉体碰撞的声音更是越来越大和急速。

  我女友也终于释放了,诚实面对身体的愿望和快感,双手在阿浩的颈上愈扣愈紧,小嘴忍不住在阿浩耳边呻吟起来。

  「呀…很快…嗯…来了…被你…插死了…不要…呀…呀…老公…呀…我…浩…呀…不行了…进来…射进来了…呀…」

  女友突然全身1挺,4肢牢牢抓紧阿浩,而阿浩再猛力多顶数下后下身也紧抵着我女友的下体,将精液再1次射进小玉的体内…下班后我没有直接回家,在街上无目的走了好几个小时,想到家中的儿子竟不是我亲生的,而是我女友和我弟通奸生下来的…我气愤,我愤努,但我能怪谁?是我无能,是我跟小玉说想要孩子,是我主动的跟小玉提议,但当我知道1切后却感到非常的后悔…我感觉我的枕边人被沾污了,我辛辛苦苦追回来的女人被人抢了,被背叛了,床上的权利被人瓜分了,在她的子宫上播种使她怀孕的权利被人占用了…我在离公司不远的公园,1处阴辟地再多看了数晚我女友和阿浩交媾,被中出、内射、播种,使她怀孕的性爱。

  也许是由于阿浩的技术,又或是女人也有着1种「既然有过第1次,第2第3次也不算什幺」的想法,小玉由初时的忸怩,到渐渐放的开,我看的出小玉越来越投入,越来越享受和阿浩的性爱。

  我不断的在挣扎着,究竟该如何面对他们,阿浩,小玉,还有孩子。

  假装不知道?用圣人模式对他们说谅解他们?大炒大闹赶他们出家门?最后我还是选择不知道,毕竟这是我提议的,而且好歹闭上门也是1家人,但我得好好想个办法跟小玉说说,但又怕她接受不了我知道她的事…晚上我回到家里,我努力装着跟平常1样和他们吃饭,但当我饭后去看孩子,我1想到这是浩和我女友小玉通奸所生的孩子,面色1下子便变了,小玉也看了出来。

  「老公怎样了?」

  「哦…没,没什幺…」

  「如果有什幺的要告知我…」

  小玉从后拥着我。

  「好的…」

  「你是否是有什幺瞒着我…?」

  「没有」

  女人真是天生会演戏,如果我不是看到了她和阿浩通奸的录影也想不到这孩子居然不是我的骨肉…「1定有!快说!」

  「我说了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我突然的喝到把小玉吓呆了,然后哗—声的倒在床上哭了出来…我历来也没有对小玉如此恶过的…我心痛了马上拥着她安慰着。

  「对不起,我无意的,只是近来工作上有点不如意…」小玉转过身来看看我,豆大的泪水还挂在眼框里。

  「坏蛋!老婆是用来疼的,知道吗!」说罢在我胸口搥了两下。

  「那老公是用来打的吗?」

  我仔细的替她擦了眼泪。

  「你坏,该打…」小玉扁起了小嘴说道,看见她可爱的表情什幺气也下了。

  「那你该什幺呢?」

  小玉想了1想…「该锡!」

  没错,她虽然背着我跟阿浩做了那些失德之事,但毕竟也是为了我妈和我,她的心始终也是向着我的。

  我装着不知道成为永久的秘密,大概对大家也是最好,最幸福的做法。

  我热烈地亲吻着女友,1手已伸进女友的亵服里…「色鬼昨晚才…嗯…怎样又要…」

  「他们上来饮酒了,你们要出来喝吗?」浩在外边叫道。

  「不用了。我们要睡了。」

  难道他没听过「阻人仆野烧春袋」吗!(广东语,意思是阻碍他人做爱,蛋袋会被烧掉)还是他想独占小玉,宣示主权?哼,我才是这个肉体的主人!我今晚要好好实践使用这副性感青春肉体的权利!我留意到小玉听到阿浩的说话后脸上闪过1刻奇怪的脸色,奸夫淫妇!我脱下小玉的内裤想干进去,但却被小玉推着。

  「他们在外边会听到的,时天吧」

  我扯开女友的手,1下便干了进去。

  「但你的小穴湿透了哦!」

  「你这坏蛋…嗯…强 奸我…」

  「喜欢吗?」

  「我更喜欢温顺的你…爱我…亲我…我全是你的…」完事后我俩相拥着,享受着彼此的余温。

  「老公…」

  「怎样了?」

  「你想…多要1个孩子吗?」

  这突如其来的问既…犹如问我是不是让她继续和阿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说真的,孩子我还想要,由于我妈也说过,另外家庭热烈些也是好事…但中间牵涉了伦理道德的问题,始终我弟和我女友怎样说也是1家人,常常见面,将来孩子长大了…

  「那你想呢?」我试着把责任推回给她。

  「我…不知道…妈今天说…但…」女友欲言又止。

  「你爱我吗?」

  我知道妈是很想的,她也跟我说过,我打断了她不让她说下去,由于我不想说把事说明,不想去面对。

  「爱,我爱你。」

  小玉的黑眼珠里我只见到我的影子。

  我紧抱着女友,手按在她的肚皮上轻抚着,这个只有成功的男人材能射精播种,成功令她怀孕用来孕育生命的地方。

  「那去吧。」我在小玉耳边轻声说道,她的身体随即打了1震…「什幺?」她问道,但那心虚的眼神大概谁看见了也会知道小玉的秘密,她就是不会说慌。

  「我说那多要1个吧。」我伪装镇定微笑的说道。

  天呀…我也不知这自己在做什幺…往好处想,也是1家人嘛…不知什幺时候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还没光,才淩晨两点多,怎然发觉身旁的小玉不在床上,1阵寒意涌上心头…该不会!没事的,只是上了卫生间罢了…我安慰着自己,但5分钟过去,说不定她正在我亲弟房间的床上,被阿浩任意进出享用她的身体…看不见便没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能继续掩耳盗铃吗?我打开电脑,连到阿浩房间的镜头。

  「没事的,没事的…」

  心中不断安慰着自己。

  连线进行中……

  (4)真相

  即便没有灯光,影象不太清晰,但仍能看到我赤裸的女友被压在床上,男人在她两腿之间卖力地抽插着。小玉不止双手缠着男人的颈项,分开的双腿也牢牢扣着男人壮阔的腰背,全身也紧贴着男人,只有背部是贴在床上,彷佛1松开便会被男人扔开。

  「求你……不要……我快要……死了……慢点……」但阿浩没有由于女友的求饶而放慢,继续快速的抽插着。我知道女友已承受不了性爱快感的泛滥而到达了高潮,指甲在阿浩的背上划出了1道又1道的血痕,但阿浩却绝不怜香惜玉继续着动作,在女友经过第2次高潮后才停下来。

  阿浩转了个姿式,让小玉坐在他的身上,下身1边抽动享受着我女友小穴的同时,双手也捧着小玉的乳房,享受她随着动作而摆动的柔软双乳。阿浩抽插的速度愈来愈快,手指头也不断拨弄着小玉的乳头,弄得小玉娇喘连连,没多久便再次登上了高潮。

  高潮后的女友全身乏力倒在他身上,浩也不管了,低吼了1声后,双手抱着女友压在身上再次快速抽插起来,我知道他快将又要在我女友的子宫内射精了。

  女友饱满的乳房在阿浩的胸膛上给挤了乳肉出来,随着阿浩猛烈的抽动在摇摆着,这个姿式让我更能清楚的看到男人性器进入我女友身体里的情况。慢着!

  我心中1凉……这个在床上干着我女友的不是阿浩!这个男人是谁!?

  床上的男人卵袋比我两个拳头还要大,浩是正常大小的!也就是说,现在在隔壁干着我女友的是另有其人,而且他才是我那孩子的亲父!?我还以为是亲弟阿浩的孩子,但居然是野种,是眼前的男人……再看真点,他的体魄确切比阿浩更硬朗,更高大。

  我难以置信的呆坐在电脑前,看着眼前的奸夫继续在奸淫我的女友。我该怎样禁止他们,直接冲进去吗?那我和小玉以后还怎样相处?

  「呀……变……嗯……大了……先停下……」小玉双手抵着男人。

  「快要射了,还有什麽好停!」这声音我是认识的!但突然却记不起是谁!

  好像是……

  「真的……嗯……停1停……求你……呀……」女友哀求道。

  「妈的!」男人猛力地多顶两下后也停了。小玉从男人身上下来后,2话不说便把男人的避孕套除下,1口含住阴茎吸弄起来。

  「哼!原来是想替我吸出来,说出来便行嘛!嘿嘿……」「我想让你多射点出来……」小玉仔细地边吻边舔着,1直舔落到卵袋的位置,然后1口又1口地吸吮着男人异常肿大的卵袋。

  「你说这样推拿它会射多点的。」说罢,小玉扶着男人的阳具对准阴道口坐了下去:「嗯……」

  「嘿嘿!我这次进去后就不会再拔出来的了!」男人抱着我女友雪白的屁股说道。

  「呀!糟了……嗯……不要……我忘了……替你……嗯……戴回套子……先停下来……嗯……求你……不要……怎麽你还愈来愈快……呀……我不行了……停……不要……嗯……」

  「是你自己脱下来的,不要怪我!哈哈!我这次1定要射进去!」「求你……不要……嗯……会……怀孕的……我不要……」「那便再替我多生1个吧!给我儿子多生1个弟妹吧!」「呀……老公……救救我……嗯……华……我快要……嗯……被干死了……啊……」我女友挣扎着想要起来摆脱男人的魔爪,但男人抓着小玉,1个转身便把我女友压在身下,1手便把小玉双手按在床上,另外一手抓着女友嫩白的乳房用传教士体位继续抽插着。

  「龙哥……不要……呀……求你……放开我……嗯……我不想……」什麽!

  居然是龙哥?阿浩在道上的大哥!

  「呀……真的……嗯……不行……求你……龙哥……真的不要……呀……老公……对不起……我在……危险期里……真的……会怀上……我要替老公……生孩子……呀……不是你的……」小玉急得满面通红,1直盯着龙哥的眼睛也流出了泪低泣起来。

  不行!我要快点想个办法才行!

  「他哪能弄大你的肚子,我来代劳好了。哈哈哈!让他给我多养1个便宜孩子吧!」龙哥抽动得愈来愈快,肉体的碰撞声愈来愈响,小玉不知是由于快感还是难过,红透的粉脸不断左右摆动。

  「老公……对不起……老公……哎呀……我快要被……龙哥干死了……谅解我……嗯……求你……不要射进来……我什麽……呀……也答应你……嗯……真的……只要……不射进来……」

  不管了,没有时间再想了,直接冲进去吧!但,太迟了!

  「来了……不要……很涨……嗯……退出去……我不要……呀……真的……很涨……不行……不要射……呀……进来了……龙哥……完了……呜呜呜……很多……不行了……又来了……嗯……真的很多……我也……不行了……嗯…

  …又1股……停……真的不行了……哦……」

  伴随着肉体愈来愈急促的碰撞声,龙哥终究还是在我的女友体内播种了。

  「呀……老公……对不起……我被……嗯……又1股……呀……来了……对不起……真的很多……嗯……」龙哥把我女友压在身下,雄大的卵袋节奏地延续收缩,把精液1股又1股地送进小玉的子宫内,女友每被龙哥1股彷佛带着高温的浓精灌进去便娇喘1声,腰肢也随着弓起颤动1下。

  灌了不下10次后,龙哥才渐渐从我女友的身上下来,阳具从小穴中拔出时还带有1丝白色的精液,龙哥躺在小玉身边,这1条白丝还划过女友和龙哥的大腿相连着,像是在留着证明,证明我女友刚被这黑社会头子享用过还被内射了!

  「怎麽样,爽吧?嘿嘿嘿,还替我口交舔卵袋让我多射点,这次你铁定是要再怀孕的了!」龙哥1边坏笑着,1边在玩弄我女友的美乳。

  「坏人……又欺侮我……射那麽多……弄得我肚子很涨,很不舒服……」小玉捂着肚子喘气休息着。

  「念在你是阿浩的嫂子,还刚替我生过孩子,我也不好意思再让阿华多戴1顶绿帽子,所以戴着套子,谁叫你把套子除下。」「戴套子就不是给我老公绿帽子了吗?而且……」小玉渐渐爬起来,拿纸巾抹着下体流出来的精液,但量太多了,彷佛流不尽的模样。

  「而且什麽?」

  「而且……」小玉爬到龙哥腿间,吸吮乾净阴茎上的精液,媚眼如丝地看着龙哥,这麽淫荡的小玉还是我所认识的小玉吗?小玉手口并用,1手推拿龙哥的卵袋,另外一手套弄着龙哥的阳具,彷佛要把那还没射出来的也吸出来的模样。

  「而且什麽?」龙哥腾空的双手抚上小玉的乳房,欣赏因被他弄大肚子而更娇满的美乳,但女友却引导龙哥的手至她无瑕的肚子上。

  「而且阿华说还想多要1个孩子……」

  「什麽?那你怎麽不找回阿浩,他才是你家的人!」「你不是不让他碰我吗?我也不想再让其他人碰我。反正我也已替你生过1个孩子,所以……」

  到这我大概明白了!小玉原是想找阿浩借种,但被龙哥禁止,由他代劳了!

  我的原意是让小玉受阿浩的种,但现在却是没有血缘关系龙哥的种!我该怎麽做去终止这场闹剧?

  「但你刚才不是在推着我求我不射进去的吗?」「骗你的,我喜欢你粗鲁地强 奸我,不然我干吗想你射多点?」「哼!连我也敢骗,我就叫他们进来强 奸你!」「不要!我只要你的……」

  「哼!想不到阿华这麽没用,老婆两次怀孕都是由我经手!1辈子的绿帽!

  哈哈哈!」

  「不准你这样说他!」

  「哼!不是吗?老婆给我上完仍不知道,还在睡觉。」龙哥拍了1下小玉桃形完善无瑕的臀部,雪白的肌肤马上留下1个掌印。

  「随你怎样说吧!但我的心永久也是向着他的。」「但你的肉体是属于我的,嘿嘿嘿!对了,我下星期会有1宗大买卖,大概永久也不会回来。放心,我1定会在这星期里每天干你,插你的小穴,把你的肚子灌满精液,1定能使你怀孕!」

  「你说得很粗俗哦……但阿华和奶奶也在,你每天上来我怕他们会发现。」「那我带你去时钟酒店吧,还有很多情趣玩具玩呢!嘿嘿嘿……」「不要去那些地方,很葬。再说吧,我得回去阿华那边睡了。」「在这陪我睡不就好了?」

  「不要,我不想让他怀疑……我真的很爱他!我怕他知道后会不要我……」说着说着,小玉哭了起来。

  我隔着电脑也鼻子1酸。现在的小玉和刚才的小玉想差太远了,刚才的她非常淫秽,说她淫荡得像妓女也不为过,但是现在抽泣的她郄像1个做错事的小 女孩,教我难以责怒于她……虽然她的而且确是出了轨,让我戴了顶大绿帽,但我知道她只是为了我和母亲,而且心还是在我这里,不然怎麽会那样着紧我会否发现奸情。

  我见小玉开始穿回衣物,便立刻关闭电脑躺回床上装睡。果然,不1回女友便回到我的身旁,从后牢牢地拥着我。

  「老公……」

  「……」我伪装睡着了,没有回应,更不知该如何回应。

  「老公……」她摇了摇我。

  「嗯?」

  「睡了?」小玉的语气带着不安。

  「嗯。」

  「老公,我……」

  「怎麽了?」

  「还是没事了……」

  「嗯,快睡。」我大概知道她想说什麽,挑明1切对大家也没好处。也许我继续装傻会是更好的方法,反正还有1星期龙哥便会永久在我和小玉间消失,只要不戳破,我们便能继续幸福下去。

  「老公,我……」

  「老婆,我明天会和妈回乡,下星期才回来,你自己在家谨慎点。」我打断了小玉,而且下了1个决定,就是给他们1个星期,如果中了,那我认命。

  「那麽急哦?」其实我妈早就嚷着要我和阿浩跟她回乡见1见亲戚朋友,毕竟好几年没回去,但以往几年工作1直在忙。

  「嗯,快睡吧!」这是我跟小玉作别前的最后1句话。第2每天还没光,才5点多我便起床叫醒了妈,还有阿浩回乡。

  「那麽早?才5点多。哥,不用这麽早吧?」阿浩还没睡醒。

  「快整理你的东西、回乡证件,要出门了。」

  「龙哥还在我房里和小……不,他在睡,不方便打扰。」阿浩苏醒了1点。

  「没事,快点。」

  「最少也该等龙哥醒来回去吧!我得先跟他打声招呼。」「对哦,阿华,小玉还在,留下阿龙在这有点不好吧?」我妈在旁说道。

  「不要管了,快走!」我有点控制不住怒火要冒上来,阿浩立即闭上了口,快速执拾好东西,随我们下楼。吃过早饭后,我们坐长途巴士回乡。

  「哥,你是否是知道点什麽?」1路上我不发1言,浩先首先打开话题,也是最敏感的话题。

  「你快给我交代是什麽1回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麽。」阿浩装傻道。

  「我说的是龙哥!你不用装傻了!」

  「不关我事的,是龙哥他……」阿浩刚想说下去,我怒瞪了他1眼,示意老妈在前边,要说得小声点。

  「昨晚是龙哥他强上小玉的……」

  「我说的不是昨晚!」

  「哥,你早知道了?」

  「你知道点什麽,快从头说起!」

  原来在1年多前的某1晚,龙哥和那些跟班如常上来饮酒,当大家也喝醉了后,阿浩色心起,因而找了小玉过去以借种之名奸污了我的女友。但怎料到被龙哥发现了,他要胁把这事说出去,逼小玉也和他上床,但小玉不愿,最后说好只替他口交1次。怎料到龙哥早就在他的阴茎涂上春药,药量还很多,小玉在替他口交的时候便被逼吃进了肚里,龙哥趁机把我女友也上了,然后要挟小玉要当他的性奴,不再让阿浩碰她。过了不久,小玉便怀了龙哥的种……待阿浩睡着后,我依照他刚才所说的日期找家中录相的影片,终究找到去年3月17日那天,也就是我女友刚跟阿浩借种后的第3天。

  (5)完结后的开始

  片中的女友跪在地上正替着龙哥黑人大小的阳具和异常肿涨的卵袋口交着,夹紧的大腿根在不安地摩擦着,1定是由于阿浩所说的春药的原因。龙哥也看出了,突然1把揪起小玉按在床上,我女友虽然遭到药物影响但还没有失理智,她想着要反抗,但龙哥1摸上小玉的阴部,小玉便立刻软倒在床上。

  「我还没进去便湿透了,真是1个淫妇!」

  「我不是……你……呀!放开我……不可以……嗯……出来……不要……」小玉的阴部早已湿得1塌胡涂,龙哥的手指1下子便插了进去,小玉双手无力地抓着龙哥的手,虽然我知道她是想禁止龙哥的侵犯,但明显无力的她1点用途也没有。我女友紧咬着牙1声不哼,正在努力抵抗龙哥侵犯的快感,龙哥指奸的频率愈来愈快,力度也愈来愈大,没多少下后小玉脸容扭曲很痛苦的模样,下身不能自控的颤抖。

  龙哥满意的嘲笑了1下,调剂了1下姿式,让小玉半躺坐在阿浩怀里,让阿浩从后分开小玉的大腿。「浩……我是你的嫂子……快放开我……」龙哥用下体对淮我女友的小穴,小玉的意识还没被性欲冲昏,马上用手抵着小穴口,龙哥也像其实不急于马上侵占小玉。他1手抓着左乳吸吮,另外一手抓着右乳玩弄乳头,小玉被刺激得「呀……」低声哼了1声,手1松便被龙哥成虚而入,1掌捂着小玉的阴部。

  龙哥轻轻搓揉着小玉的阴部,手指头不断挑动阴核,虽然小玉强忍着不发出声音,但还是难抵身体自但是生的快感,1丝丝的低声呻吟着。龙哥见小玉的反应愈来愈强烈,便扶着阳具在小玉的阴道口上磨着,又让小玉的阴唇和阴茎上下摩擦,但始终就是不进去。小玉的性欲愈发高涨,腰肢也开始不自觉地摆动想让小穴和阴茎有更密切的摩擦,得到更多快感。

  「是否是想让我干你了?」

  「我……没有……嗯……」

  「真的吗?」龙哥停了下来。

  「不要……折磨我了……」小玉继续无力地摆动腰肢,渴望快感不会停止。

  「求我吧!」

  「不要……」

  「求我!」

  「求你……」

  「求我甚幺?」

  「不能的……我不能对不起他……」

  「哼哼……但你湿透的小穴在叫我干进去。」

  「才……没有……」小玉没成心识到自己的下身还在上下摇动和龙哥的下体摩擦着以取得快感,诚实的身体已出卖了她的理智。

  龙哥身体后移1点,把阳具向前1扳,小玉腰肢向下1压时,龙哥的龟头便进入了我女友的小穴里。

  「呀……」小玉满足的呼了口气,但马上恢复了理智,「你……不能……不要……」小玉想伸手去推开龙哥,但双手被阿浩抓着。

  龙哥不急着进去,先让龟头在小穴渐渐地前落后出,小玉用仅馀的理智摇着头,可怜的眼神哀求龙哥放了她。

  「哼哼……我要进去了,你得好好看着。」龙哥示意阿浩轻轻撑起小玉的上半身,让小玉看到龙哥黑人尺寸的龙根进入她身体里的1刻。

  「求你……不要……呜……」龙哥藉着小玉因药物早已泛滥的淫水,腰向下1沉……我女友「啊!」的1声上半身马上弓起,将胸前硕大娇美的乳房奉献到龙哥眼前。龙哥的下体顺利地和我女友合体,较常人巨大的阴茎整根进入了我女友的体内,我不由胆心会否弄伤我的小玉。

  「看!我的鸡巴正在干你!正在干你的小穴,看到怎样进出了吗?哈哈哈,真爽!」

  「不要……你坏人……」

  「爽了吧?1会给你更爽的!」

  「快放开我……」

  「哼,我看你1会后还能不能嘴硬!」龙哥猛力顶了1下。

  「呀!痛!不要……很深……退出来……」小玉挣扎着。

  「嘿嘿嘿,你老公还没干过这幺深吧?第1次被撞到子宫颈才会痛吧,但1会习惯了便爽死你!」龙哥不急不慢的前后抽动着,不1会后不知道是由于春药还是真的适应了,小玉真的放弃了挣扎,虽然没有叫出呻吟声来,但呼吸急促和眯眼的她傻子也知道是来了性爱的快感。

  「良家妇女真的不1样,小穴吸得很紧很好干!你舒服也要叫出来才过瘾的哦!」

  「我……嗯……没有……」小玉想要狠狠的瞪龙哥,但性爱的快感不断侵袭着她,眼神已变得媚眼如丝。龙哥加快抽插的速度,逼我女友诚实面对身体的快感,小玉紧咬着牙关,拼命抵抗龙哥的快感,强忍着不发出半点呻吟声,但龙哥越插越快,小玉的理智逐步被性爱瓦解,开始不自控的流露出半点享受的声音。

  「呀……嗯……」那1丝丝若隐若现的呻吟声刺激得龙哥犹如1头公牛般疯狂进攻我女友的小穴。女友快到高潮的边沿,1副很辛苦地强忍着快感的模样,阿浩的手也快要被女友抓破了。

  「不要……快停下来……我不要了……求你……不要……呀……」小玉哀求着说,但龙哥没有理睬她。

  「真的……求你……停1下……呀……1下就好……」小玉满脸通红硬咽着说,1颗豆大的泪水划破右侧脸庞。

  「哈哈哈~~太爽受不了吗?」

  「先让阿浩……出去好吗?我……我不想……」「哼,怕为难吗?好吧,说不定待会你更放得开更好玩!浩,出去吧!」「那我……」

  「出去!」

  浩1脸没趣,不忘先摸了我女友的美乳1把才离开。

  「以后小玉只有我1个人能碰,浩你不能碰!」龙哥说道。

  小玉乘着阿浩离开,龙哥1不留心,小玉想转身逃走,但马上被龙哥按在床上。小玉才向前爬到床头,龙哥已在身后对淮了小穴,双手扶着我女友的屁股1压,好不容易挣脱的小玉再次被龙哥侵入体内。而这却正正是我憧景已久、但女友害臊1直不愿尝试的狗爬式。这个第1次,便被今天侵犯她的黑社会老大占有了。

  「想走?看我怎样干死你!」这姿式插得很深,龙哥每下都出尽力地撞到我女友的花心,把我女友撞得身体向前1抛1抛的。

  「求你……我不能……对不起……阿华……求你……我快……受不了……忍耐不住了……很利害……」

  「甚幺?你刚刚是说我很利害吗?」龙哥把我女友的双手拉向身后,让小玉的上半身向前挺起,胸前的乳房随着龙哥的撞击而上下抛动。

  「不要……不要来……忍着……不要呀……不要……嗯……不行了……」突然小玉全身绷紧不停颤抖,我知道小玉1定是来了高潮。龙哥抱得更紧,手抱在小玉的胸前1手抓着1边乳房,下身卖力地和我女友的屁股碰撞,用他的巨龙粗鲁地蹂躏我女友稚嫩的阴道,不让她有半点休息。

  「我不行了……呀……老公,对不起……他……太利害了……我快死了……老公……我被干死了……呀……很利害……受不了……嗯……又再上来了……救我……不行……老公……龙哥他把我……真的……」小玉哭喊道。

  龙哥用这姿式把我女友操上了1个又1个的高潮,终究把我女友仅馀的理智全摧毁了。龙哥把小玉反过来,让她背靠着床头板,「看着,我要进去了!」龙哥的阴茎再次在我女友的眼前消失,进入了她的体内。

  龙哥这次没有粗鲁的狂抽猛干,反而动得很慢,插得很轻,10来下才来1下插深的,1直在吊着我女友胃口。

  「我干得你爽不爽?」

  「……」

  「听不到。」

  「……」小玉说了点甚幺,但太细声,听不到。

  「说了我才给你。」

  「我……」小玉低着头不敢看着龙哥。

  「大声点。」

  「舒……服……」小玉好不容易才吐出了两个字。龙哥奸笑了两声,再次在我女友的小穴中抽送起来。女友已完全放开了,淫靡的呻吟声在诉说着和龙哥的性爱有多享受。

  「呀……龙哥……嗯……给我……很舒服……你干得我……不行了……很利害……死了……快点……粗鲁地……强 奸我……呀……」「我快要射了!我要射死你!」龙哥越插越快、力度愈来愈猛,女友的花心恍如要被顶穿了。

  「不要射进来……不可以……呀……」

  「那我便要停了。」

  「不要停……呀……求你……嗯……我还要……不要停……」「那我要射到哪里?」

  「不知道……」

  「那我便射进去吧!」龙哥抱着我女友的屁股,像疯了1般不断猛力地炮轰我女友珍贵的海港。小玉试着伸手去推龙哥,但哪能阻挡得了他强大的冲击。女友摸到两人交合的地方,试着阻挡巨龙的进攻,但龙根早已被女友的淫水打湿,滑得抓不着,女友只能轻握着龙哥的阴茎无奈地捱操。

  「呀!变大了……不要……不要射……进来……求你……怎样……不要……真的……涨大了……呀……呜……进来了……很烫……呀……很多……嗯……怎样又1股……怎样还有……很多……太多了……很涨……还有呀……」终究龙哥把他的浓精1股又1股地全灌进了我女友的子宫里。

  「真的很爽!你摸着我鸡巴的手也感觉到它在1跳1跳的吧?每跳1下就是射1口进你里面!呀……感觉到吗?再来!」龙哥是怪物吗!?他怎样能射那末久,还好像能随便地控制射精!?

  「呜……快放开我……呀……不要再射……进来呀!不要……快拔出来……怎样还来?呀……」女友这时候好像已恢复理智,急得快要哭了,两只粉拳在无力地打着龙哥的胸膛。

  「我才没那末快完呢!」龙哥拉开小玉的手,下身1抽,再用力插进去。

  「呀……」龙哥射过后没有软下来,再次干起我女友,但这次更快更大力,像是要把我女友干死1样。

  「呀……太快了……不行了……你怎样……嗯……还没完……太深了……我受不了……呀……顶到花心……很利害……要死了……呀……怎样又涨了……很大……涨得很大……呀……满了……不要……呜……要来了……」我女友快要再次被龙哥干上高潮,但他却突然停下了。

  「我要射哪里?」

  「不要……求你……」

  「我要射哪里?」

  「射进来……」小玉说得很细声。

  「求我要射哪里!」龙哥绝不怜花惜玉狂干我的女友,每下也插得最深,干进我女友的花心。

  「求你……射进来……」

  「不怕被我弄大肚子吗!?」

  「我不知道……给我……呜……呀……求你……呜……射进来……弄大……呜……我的肚子……」小玉哭了。

  龙哥猛插多数10下,最后1下顶到我女友的最深处,龙顶马眼顶住我女友的花心口,把精液直接喷进我女友稚嫩的子宫内!那1股精液从龙哥龟头射出的1刹,恍如1个拳头般直击我女友的花心和子宫。小玉的花心和子宫第1次被精液直接冲击,马上来了人生中最剧烈的高潮,4肢牢牢地缠着龙哥剧烈颤抖。

  可怕的是龙哥的精液不是两3下便射完得了,他延续着每数秒便收缩1下屁股的肌肉,那比我拳头更大的卵袋也随着收缩,把精液1波波地射进我女友的子宫内,每射1下也刺激着小玉的花心和子宫,使我女友1直沉醉在被精液喷射的高潮中,射了差不多5分钟才完事。

  「龙哥爽死了!我也想多干小玉几次!」身边的阿浩不知甚幺时候醒了,居然在偷看我手机的录相。

  「你在乱说甚幺!她可是你的嫂子!」我怒了。

  「哥,我也是说说笑罢了,不用那末认真吧?」我没说甚幺,看着窗外,希望这星期快点过去,龙哥从此在我和小玉之间消失,终结这个噩梦。

  这是回乡的第3天晚上,这数天也是在探访亲戚朋友聚聚旧,老实说日子非常难过,由于我知道在这几天家中的女友不断被人灌精,而且是以使我女友怀孕为目的,那感觉像是1根1根的针不断扎在我的心脏1般。

  我不断转换电视频道,但转了10多台也没找到1个合心水的节目,其实不是节目的问题,问题而是我坐立不安的心情吧!我很胆心,其实也没有甚幺值得胆心。家里的情况1定是……我是知道的,但还是不自控的拿出了心机,接通了家里的镜头……

  客厅中餐桌摆满了吃过饭后的空碟子,那是小玉亲身下厨煮的饭。吃过饭后两人没离开餐桌,由于小玉在吃龙哥腿间的肉棒当饭后甜品。我女友温顺仔细地用樱桃小嘴吸吮龙哥的龟头,轻吻玉茎,还用小舌头舔弄龙哥的卵袋和睾丸。

  小玉仔细的服侍过后,便主动坐上了龙哥的大腿上,原来在她短裙之下连内裤也没穿,扶着龙根对淮小穴1坐,整根便被我女友的小穴吞没了。

  「呀……」媚眼如丝的女友发出1声满足的呻吟,然后开始扭动她纤美的腰肢套弄着龙哥的阳具,那沾满淫水的阳具随着小玉身体的摆动而在进出我女友的小穴……这淫荡的小玉,还是我最爱的女友吗?她怎样会变成这样的?

  「人家累了,你来动嘛!」小玉脱下衬衣,露出两颗没有胸罩阻挡的美乳,双手搭在龙哥的肩膀上,深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龙哥双手捧着小玉桃形的美臀,不急不缓的抽送起来。龙哥粗犷高大的啡黑色身躯,抱着我那娇美可爱白嫩的女友,构成1个非常强烈的对照,像是1个成年人在干着1个初中女生般。

  「呀……呀……嗯……」随着龙哥的抽动,小玉也有节奏地呻吟着。龙哥的阳具沾满了我女友的淫水,毫无阻碍地自由进出小玉的小穴,享用我女友青春完善的身体。龙根每下也插进我女友的最深处,攻击我女友的敏感的花心,把小玉撞得娇喘连连。现在的小玉已非常享受和眼前的男人做爱,我不知道怀孕还是满足性欲才是小玉的真正目的。

  快感在小玉的身体深处不断积累,但龙哥那轻慢的抽送动作还未能完全满足小玉,把女友送上性爱的高潮。「快点……大力点……干我……」小玉欲求不满的扭动蛇腰敦促着。

  「叫我老公便给你。」

  「不要……我只有阿华……」

  「那我继续渐渐干吧!哈哈哈!」

  「不要……」

  「那叫吧!」龙哥大力的干了1下。

  「呀……老公……」

  「大声点!」龙哥「啪」1声很响的打了我女友的屁股1下,那白嫩无瑕的屁股即时多了个红掌印,我的心也即时痛得像被人割了1刀!

  「老公……救我……龙哥他在干我……我被他……强 奸了……」龙哥得意的笑了笑,双手熊抱着小玉,1用力便把她抛至半空再向下压,我女友像只猫咪般伏在龙哥肩上,任由龙哥享受她青春的肉体。

  龙哥把小玉往他身上压,不断用阴茎刺进我女友的阴道中。龙哥每下都很用力,撞得我女友臀部生起了1股又1股波浪,小玉也随着龙哥的攻击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呀……你……不要……求你……放开我……嗯……我不要……老公……救我……」小玉嘴上说着,但双手却绕过龙哥的腋下紧抱着他,双乳牢牢贴在龙哥的胸膛上,通红的脸伏在龙哥耳边,下身承受着龙哥1下又1下猛力的攻击,小嘴微张的呻吟着。难道小玉的挣扎也是2人之间的情趣?

  龙哥的动作愈来愈大,每下都插进小玉的阴道最深处,插得我女友全身在打着抖,呻吟声也像失控般的叫出……「龙哥……不要……太深了……慢点……呀……真的不行了……太快……嗯……要死了……求你……」龙哥突然低吼了1声后把我女友的桃臀往下身合体处紧按着,看他舒爽的表情和1颤1颤收缩的肌肉,我知道他正在我女友的身体里灌精……而我女友经历剧烈的性爱后大概还沉醉在被灌精的高潮中,牢牢抱着龙哥的身体喘息着。但是小玉还本能地前后摇动着腰,恍如在欢迎龙哥的浓精1样……「小玉,你的宝宝很可爱哦!」女友小仪说道。

  我是阿杰,今天和女友小仪1起去探望朋友阿华和小玉的第2个小宝宝。

  「宝宝叫甚幺名字呢?」我问道。

  「我们在等算命师傅起名呢,过两天才知道。」阿华的母亲笑盈盈的说,不用说也知道她因抱第2个孙子而高兴着。

  「她看着我笑呢!很可爱哦!」小仪兴奋的摇着我的手臂。

  「是呢!笑起来跟阿华1样!」我向阿华和小玉笑着说,但不知为什幺感到1霎时的不和谐,问我甚幺缘由也说不出来。

  「老公,我们甚幺时候也生小孩子哦?」打扰了1轮后我们回到家中,女友小仪都着嘴问我。

  
【完】


  字节:44201

  

评分
相关推荐

名站推荐

网站地图